<acronym id="6oqq0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6oqq0"><center id="6oqq0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6oqq0"><center id="6oqq0"></center></rt>
<rt id="6oqq0"><center id="6oqq0"></center></rt>
<sup id="6oqq0"></sup>
  • 首頁 > 時政 > 國內 > 正文
  • 注 冊 登 錄
  • 九旬老英雄甘厚美湘贛邊深藏功名數十年

    浴血奮戰為家國,解甲英雄守初心

    九旬老英雄甘厚美湘贛邊深藏功名數十年

    甘厚美坐在家中輪椅上。記者劉良恒攝

    八月,湘贛邊區羅霄山脈井岡山西麓,山高林密,草木葳蕤,溪谷縱橫。

    92年前,秋收起義部隊在今湖南省瀏陽市文家市鎮會師。毛澤東在此主持前委會議,及時做出從進攻大城市轉向進軍農村的決定,初步形成“農村包圍城市”的偉大戰略思想。

    文家市會師,對中國革命、中國軍隊命運具有重大轉折意義。92年后,在這片紅色熱土上,一個感人故事正被人們廣為傳頌:有位身經百戰的九旬退伍老英雄扎根湘贛邊,默默無聞、勤勤懇懇地做煤礦井下工人等基層一線普通勞動者工作,在淡泊、清貧中度過了半個多世紀的時光,深藏功名數十年。

    這位可敬的老英雄名叫甘厚美,今年92歲。在解放戰爭九死一生的戰火硝煙里,他浴血奮戰,立下一等功1次、二等功1次、三等功5次……

    浴血奮戰為家國

    雖已入秋,湘贛邊依然酷熱難耐蟬鳴陣陣。在文家市鎮大成村一棟普通鄉間樓房里,記者見到了穿著軍裝的甘厚美。老英雄精神不錯,拄著拐杖還能在屋內屋外走走。

    正值中午時分,甘老坐在輪椅上,接過孫女遞過來的一片秋梨,當著十多位前來采訪的媒體同行,打開了話匣子,思緒回到了70多年前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。

    1948年,甘厚美21歲,還是一個毛頭小伙。那年7月,經朋友介紹,甘厚美在湖北省谷城縣入伍。此后,在南征北戰的歲月里,他先后經歷了20多場大大小小的戰斗。

    因為思想進步、表現出色,1949年5月,他光榮地成為一名預備黨員,那時距離他進入部隊還不到1年時間。

    1949年7月,解放戰爭進入決勝階段,安康成為解放陜南和進入大西南的一把非常關鍵的“鑰匙”。為了搶奪這把“鑰匙”,解放軍與國民黨部隊進行了激烈戰斗。

    在解放軍接連攻破國民黨部隊三道防線后,胡宗南孤注一擲,急調三個半軍置于安康城南牛蹄嶺,妄圖憑借天然屏障,負隅頑抗。

    因地形阻礙,我軍先后與胡宗南部拼了8次刺刀,敵軍有重機槍手據守,導致我方傷亡慘重,力量不足。

    “那時我是機槍連戰士,后來也上前線跟敵人拼刺刀。”甘老說,“戰場上到處都是明晃晃的刺刀,戰友們都忘了害怕,我一路奮勇拼殺刺倒了好幾個敵人,直到被敵人從背后偷襲刺傷倒地。”

    在這場戰斗中,甘厚美右手臂和腹部受重傷,心存死志的他緊緊抱著一個敵人,翻滾下山,左腿又摔成了重傷,當場不省人事。直到清掃戰場,戰友們才發現滿身是血、奄奄一息的他。

    因為作戰英勇無畏,甘厚美被記特功,折合一等功一次,隨后又被批準“火線轉正”,正式成為一名共產黨員。

    相關檔案材料顯示,甘厚美隨軍轉戰湖北、安徽、陜西、四川等省市,先后被授予淮海戰役紀念章、解放西南勝利紀念章、解放華中南紀念章等勛章,以及西北軍政委員會頒發的“人民功臣”紀念章。

    解甲歸田守初心

    1958年,甘厚美在蘭州市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文化速成中學完成學習后,傷病復發,無法再回歸軍營。當年5月,經部隊批準,入伍已10年的他,復員回到家鄉瀏陽。

    按當時規定,甘厚美本來有資格作為傷殘軍人復員,但他卻拒絕了。面對記者們的疑惑,甘老說,“那時我才30出頭,雖有傷病,但心中想著絕不能成為國家包袱。”

    起初,組織擬安排甘厚美到瀏陽大瑤二中任教員,但在師訓班培訓3個月后,因腿傷嚴重,無法長時間站立,未能到校任教。

    后來,甘厚美在文家市搬運隊擔任會計。由于舊傷反復發作,公社黨委同意他去長沙市人民醫院治療。

    這次治病持續將近1年半時間,總共花掉醫藥費1000多元,這在當時是一筆很大的開銷,按規定甘厚美可以公費報銷。但讓很多人沒想到的是,他卻拒絕報銷。

    “我用的是我的轉業費和其他積蓄,這本身就是黨和人民給我的,我不能再去占公家的便宜。”甘老說,當時農村生活條件很苦,不少農民還吃不飽穿不暖。身邊的一切讓他覺得,“身為黨員不能搞特殊”。

    治病結束后,甘厚美在家休養了將近3年時間,身體逐漸恢復健康。1964年7月至1971年1月,他服從組織安排,先后在文家市糧站、清江水庫、文家市革命圣地(現秋收起義文家市會師紀念館)基層工作,自始至終兢兢業業,勤勤懇懇。

    1971年2月,甘厚美到國有企業文家市煤礦工作,先后在分礦、總礦當井下工人、司務、保管、組織委員、采購等平凡工作,直至1982年12月退休。

    “我們那時都在采煤隊工作,下井采煤很臟很累,他從來不講價錢,總是安排什么就做什么。”70多歲的工友孫見梅說,“我們那時只知道甘老當過兵,打過仗,但是不知道他還立過這么多戰功,獲得過這么多榮譽,他從來不說。”

    在井下干了一段時間后,煤礦領導考慮到甘厚美年紀不小,身上又有傷,就安排他在煤礦當保管員。現年70多歲的工友彭林付說,井下工人三班倒,井上保管員就甘老一個人,但不管工友什么時候有需求,甘老都能安排得妥妥帖帖。

    守望傳承樹家風

    在戰場上,甘厚美是英勇殺敵的硬漢;在崗位上,他是兢兢業業的工人;在家里,他是公私分明的丈夫和父親。

    在采訪中,工友和鄉鄰都對甘家的家風家教贊不絕口。

    1973年,大兒子甘本淼高中畢業,便到生產隊出工,干農活、做會計。1976年下半年,他成了村上小學的代課教師。1977年恢復高考,他考上了武漢一所大學。

    “整個文家市,只有4個人上榜,別人體檢都是家長陪著,就我是一個人,還因為脾臟大了些體檢沒通過,最終沒去成武漢讀大學。以父親的資歷,要是提個要求,組織肯定會關照的。”甘本淼坦言,當時對父親還是有些埋怨的。

    “父親常跟我們講,想吃‘國家糧’(當地俗語,即做公職人員),就要自己努力,艱苦奮斗,自力更生,他不會幫我們搞特殊。”甘本淼聽了父親的話,后來考取了茶陵師范,畢業后扎根鄉村當了老師。

    現如今,甘家其他幾個兒子分別是廚師、工人、個體戶……盡管普普通通,但全都是憑自己的本事掙錢吃飯養家。

    甘建波是甘厚美的長孫,在文家市集鎮上經營一家文具店。他對記者說,“爺爺是離休工人,看病買藥可以報銷;奶奶沒有工作,買藥要自己掏錢。爺爺從來沒想過要給奶奶買點藥,然后找國家報銷,這種事他絕對不做。”

    “我小時候并不是很理解,還覺得爺爺不近人情,有點摳,不心疼奶奶。現在明白了,爺爺是公私分明,他不會因為自己功勞大、榮譽多,就揩國家的油。”甘建波說。

    在采訪中,一些接受記者采訪的工友、鄉鄰、鎮村干部都說,甘厚美嚴于律己、自力更生,用辛勤的雙手努力工作、照顧家庭、撫養子女,拒絕做國家“包袱”、不占公家“便宜”,用實際行動踐行了“不向黨和國家提要求”的寶貴承諾。

    “與犧牲的戰友相比,我那點功勞不算什么。榮譽屬于黨屬于部隊,不屬于我個人。國家給了我離休工人待遇,兒孫們對我也很好,我知足了。”甘老輕言細語地對記者說。(記者劉良恒)

    泰安市委宣傳部主管 泰安日報社主辦 地址:泰山大街777號泰安傳媒集團22樓 聯系電話:0538-6272000 郵編:271000

    中華泰山網 版權所有:Copyright ? my053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魯B2-20100031號 魯ICP備08005495號-1

   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舉報電話:12377 舉報郵箱:jubao@12377.cn
    新福利导航